您的位置: 松原资讯网 > 星座

墨城白雪 第四十五章:涧下

发布时间:2019-09-24 15:47:01

墨城白雪 第四十五章:涧下

原本以为自己对那个梦是那般的惧怕,可是在讲述完之后。水香发现其实自己也不再那么的怕了。

听完了水香口中的那个梦,轩辕枯图没有想象中的良久沉思。

他看着水香,说了这么一句话:“不要怕,那只是个梦。”

之后便不再做任何的停留,带着水香一路向前。

水香紧紧的跟在轩辕枯图的身后,微微低着头像是在想着些什么事情。

水香此时心里的确是在想着事。

她在想明明自己所做的那个梦与现在刮起的这场风,必然有着联系。

可是轩辕枯图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没有多问,也没有做过多的思量。这让水香很想不通是为何…

既然轩辕枯图不去想,那么水香便自己来想。

不时的看一眼四周的风,虽然什么也不能映在眼中。水香却是有些忍不住的想要多看几眼,看看能否多想通一些自己想不通的地方。

可是,不论她如何绞尽脑汁的去想。也想不出丝毫的头绪出来。

只能一边听着那一道道参杂在风中的笑声,一边细细的回想着自己梦中的细节。

奈何,那个梦水香记得十分清楚。可是,现在的这场风与梦中刮起的那场风一模一样。都是没有任何一地其他怪异的地方,这又能拿些什么出来当作头绪呢。

走着走着,水香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期待。

期待自己与轩辕枯图能一直往前走,又走回到最初的那座矮丘那去。

这样的话,至少能和自己的那个梦吻合起来。这样或许便能使轩辕枯图能去思考一些什么吧。

水香的这股期待很快的就被粉碎了个干净。

现实中,他们两人没有像是她梦到的那样在梦中走了很久。

他们没有回到那座矮丘。

他们二人只走了大概半天的时间,便停了下来。

说是和水香的梦中不一样,却又和她的梦中一模一样。

横亘在他们前面的那道白色深渊,似乎像是烈日的光那般的灼眼。

炙的水香根本不敢睁开眼…

如此场景如何又和梦中有所分别呢?

或许唯一的区别便是在于自己身边多了一个梦中不曾有的人…

站在这道深渊的面前,轩辕枯图转身:“这就是你梦中所见到的那道涧。”

好似是问句,却没有疑问的口气。轩辕枯图说的是那般的笃定…

“嗯。”水香轻点了下头,表示赞同。

水香想了一下,又补充道:“记得在梦中还有一道声音给我说话,我给你讲过的。而现在却没有…”

“嗯,我记得。那么我们现在便去找那道声音。”

“啊?”水香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有些疑惑,

接着,

“啊!…”

一声惊恐的喊声响彻在这片天地之间,回荡在那道深渊之中。

轩辕枯图牵着水香的手直指的就往深渊中跳了下去。

并且还施展了个术法禁制了水香飞行,两人就如同两块石头一般的往下面坠落而去。

这样如何不让水香惊恐,如何不发出惊声尖叫…

不过,轩辕枯图却没有忘在身周设起一道屏障。屏掉因为急速下坠时的劲风。

没有风,便没有猎猎的衣袂。也就更加的没有其他声响,两人便安静的往下坠着。

经过最初时的害怕后,水香渐渐的就将心境平复了下来。

水香先是看了一眼身边牵着自己手掌的轩辕枯图,双颊有过一瞬的绯意。然后便将视线转到了他处…

想要仔细的大打量着道深渊的样子,无奈,却只能是满目的雪白。

两人一直就在这黑色的天穹下面的这道白色深渊中安静的下坠着。

突然,安静消失了。

先前出现的那些笑音又钻进了水香的耳朵,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虽然没有寒风灌进,却仿佛能感受到护罩外那些风的寒。

水香不明白为何轩辕枯图不将这些声音如同之前那样屏在外面,仿佛是他想要听…

轩辕枯图想要听,看他的眼神仿佛还听的很是仔细。

水香不想听,看她小臂luo露在外的皮肤上倒立着的寒毛和那一颗颗细小的鸡皮疙瘩,就知道她非常的不愿听…

水香感觉大概是过了一炷香的那个样子吧,笑声戛然而止。

诧异的看了轩辕枯图一眼,原本以为是他有屏弃掉的。可是水香看到了轩辕枯图双眼中浓浓的疑惑,原来是那笑声自己消失的

墨城白雪  第四十五章:涧下

两人也不知往下坠落了多久,只是知道坠了很久,很久…

很久之后,当深渊变作了黑色,当下方能隐隐的看到一条白色。两人都精神一震,下坠的速度瞬间加快了几分。

虽然下坠的速度快了很多,可水香和轩辕枯图两人依旧还是继续坠了能有一个时辰的那个样子才能将下方的那条白色看了个真切。

水香仔细凝望,才看清楚那道白色是一道光。一道莹白的光,朦朦胧胧的架在下方。

越来越近,水香才知道那是一道发光的云层。被拉的很长很长…

轩辕枯图带着水香在这道云层上方的一丈处停了下来。

原来真的是一层云…

然后他们继续往下坠去…

云层并不怎么的厚实,薄薄的一层。眨眼间两人就坠出了云层。

当视线从浓浓的莹白中恢复过来后,水香的双眼瞪得浑圆,大大的,一闪一闪的…

水香双眼中倒映着一片殿宇群,就在云层下方不远处。

然后,轩辕枯图带着水香降落在了离他们最近的一处宫殿前的广场上。

广场是由三丈见方青石板铺成,殿宇的屋檐是被刷的漆黑的木材架起。檐上盖着一片片青瓦。

看在眼中就如同人世间最常见的那些宫殿,可是水香知道这处的宫殿却并不常见。

那些斑驳入墙的斑驳痕迹仿佛是在更古之前便印刻在上面的一样,透着无尽股股的苍凉,诉着无数有过的时间…

青石黑檐虽然很斑驳,即使青瓦再沧桑。可却并不能见半点残破。

殿中无灯,所有能见的事物都在反射着上方那道云层投下来的莹白光。

轩辕枯图撤掉了护罩,

那些风依旧还在吹弄着水香的衣裙,只是感觉没有先前那般的寒了。

水香看着斑驳石阶上的那道殿门,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想要推开它的冲动。

于是,水香便想要走上石阶去推开来。

所以,水香抬起了脚掌。当她迈出第一步之后,风中又有声音响起。

这一次不是笑音,而是有人在话语。

“你终于下来了哇,我还是等到了你哦…嘻嘻…”

又是那道声音,那些笑声的主人在说话。

还是等到,他(她)用了一个还字。这不禁染水香一瞬间响起了那个梦。

在那个梦中,他(她)对她说过“我等你等了好久…嘻嘻…”和,“你终于下来了哇…嘻嘻…”。

那俏皮的尾音,那嘻嘻的笑声与梦中一般无二!

刚刚迈出第一步的水香伸手一把抓住了轩辕枯图的手臂,身体瑟瑟发抖。

轩辕枯图也听到了那道声音。

在水香抓住他手臂的那瞬间,玉剑便被擒在了他的手掌之中。剑柄被握的很紧,很紧…

水香之所以会如此的惧怕,那是因为与她所做的那个梦重合很是诡异。

而轩辕枯图将剑紧握是因为,他在那道声音中听出了蕴含在其中的大恐怖!

轩辕枯图听出来那是一股参杂无比久远的洪荒的味道,甚至听着让他神识有些混沌飘渺。

“你,你等我?”水香颤颤的说到。

手上的力道不由的加大了几分,仿佛都要要轩辕枯图臂上的黑甲抓出几个指印出来…

“当然咯,我说了等你就是在等你的呀。”

那道声音让人听不出来是男是女,但是那说话中的语气却是都带着俏皮的味道,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

难道说话的人真的是个小孩子?

一下子,水香心中那股想要推开殿门的念头就愈发的深了些。

呼伦贝尔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三亚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湛江性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银屑病医院治疗费用
西安莲湖生殖医院位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